◎安妮特

传道人只是人,只是很普通的人,我也有很软弱的时刻。也许每个人面对困难时,所呈现的面貌与反应极为相同,也都同意神允许很多事情临到我们,必定有祂美好的旨意。

但当我在罹癌、面对化疗药物所带来的各种副作用,常需要不断仰赖吃其他科别的药来维持身体的基本运作时,我心里原想藉着生病来荣耀神的远大目标,却完全被化疗的副作用给打败。

化疗痛苦折损原有信心
我很想专心想着:「万事都互相效力,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。」也求神让我一心只想着祂对我此生的目的,及作为传道人的计画。然而这一切都因着化疗后的腹泻、喘气、无力、想吐、疼痛,而无法向前看,异象如被浓雾阻挡般越来越模糊,最后连生存意志都蕩然无存,接着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,甚至想放弃化疗。但传道人怎能轻言放弃呢?身边的会友、家人都这幺说。
原来作为传道人,连放弃治疗的资格也没有了。

想到自己一生的遭遇,我知道神在其中有功课要我学习。然而当我哭求神、神仍旧看似沉默时,那气氛不只是惊人的安静,甚至会叫人窒息,当下我的眼泪止不住,一祷告就是哀哭。

我就如同出埃及记二章23-25节所述的以色列百姓一样,因为受苦而向上帝哀求。当神听了以色列百姓的苦情,遂记念祂与先祖所立的约而看顾他们。

当我因为神的话语有一丝丝力量时,我思想到,不是我们人想荣耀神就能荣耀神,不是在何时何地都能荣耀神,因为连「有」或「没有」这个机会,都是出于神。神会选择祂要的方式来荣耀祂自己,人在这件事上是无能为力的。

生存意志仰赖神赐予
在想放弃治疗的祈求中,神把我的记忆拉回多年前祂应许我的一句话,记载在以赛亚书卅三章6节:「你一生一世必得安稳,有丰盛的救恩,并智慧和知识;你以敬畏耶和华为至宝。」身处在进入救恩与站在流奶与蜜之地的我,已经是得安稳的人,然而人的生存意志在受磨难时,是会想放弃的;只是卑微的我可能也无法承担不接受治疗的后果,因为若不是神给我们一口气,我们连喘息都难,不是吗?我思想着神藉此教导的──就连生存意志,也必须仰赖神赐予。

所以不论是否为传道人,受造物的软弱无力是明明可知的,任何神允许的修剪,都是为了使我这个枝子多结果子;经过难走的旷野路,是为了进入新天新地。

然而癌症化疗如同大浪来临,有时高、有时低,我随时会在各种不便与难处中被淹没。过去我们一向都在为人祷告,现在我竟然发现,连要请人代祷,我都有些踌躇不前。求神给我智慧,因我在各种身体失衡中,心理状况也开始动荡。现在走的每一步,都端赖着「我是属主的」这个事实,无法倚赖其他办法,因为任谁也帮不上忙。

没有父同在 更令人害怕
当思绪拉回我的国中阶段,那时每天上下学时,必须经过一片墓地。每当我骑着脚踏车经过那里时,便督促自己快速前进,每天都神经紧绷。但我也有过一个经历,就是当我的脚踏车故障时,我父亲会用他的摩托车载我前行,一路的恐惧也全都如烟消散。而我今日走在何等境界,有天父在旁吗?

软弱如我,若不思考永恆的盼望,只看现在的处境,路是走不下去的,因为任何的难处,都可能使我们落入出埃及记五章22-23节的光景中。那时摩西回到耶和华神吩咐他去拯救的以色列百姓中间,百姓反而受更多的苦,以致摩西不解地说:「主啊,你为什幺苦待这百姓?为什幺打发我去呢?自从我去见法老,奉你的名说话,他就苦待这百姓,你一点也没有拯救他们。」

在这个时间点看事情,神似乎没有拯救他们。在我不去考量永恆,只以当下时间看神的拯救时,很可能我只看到神的沉默。当我的眼睛只盯在「是否能不要痛苦的活着,只要得医治」时,其实是很辛苦的。而过去最令我害怕的,其实不是去学校会经过墓地,而是在黑暗中没有父亲同在的事实。如今屡屡被化疗副作用打败的我,最迫切渴求的是知道永恆的天父与我同在。

重拾信心走治疗之路
耶稣已经为救赎我的命而死在十架上,透过祂为我们死而复活,我才能成为神国度的百姓。神也要我走一段不能理解的路,但结局是要带出祂的旨意。以我目前短浅的眼光,是看不清楚前路的,如同当年我不理解为何必须经过墓地,内心只有惊恐。然而「我是属主的」,若耶稣证实自己在十字架上完成救恩,爱就始终在那里,即便沉默无声,都未曾改变爱存在的事实。

当年爸爸载着我虽然一路上未出声音,但我已不会害怕。现在我若在世上只见黑暗艰难,光明也会在云中变为昏暗(参以赛亚书五章30节)。但神始终是胜利的一方,祂自有打算,即便我不了解,祂也已有答案。

我终于开口请同为传道人的同学代祷。软弱的我向主说:「主啊,何谓以荣耀庄严为妆饰,尊荣威严为衣服呢?主啊,我没有力气化疗了,我现在因化疗后临时拔牙,吃的食物要磨成泥。主啊,我试吃安素,但作呕的情况使我也快吞不下去。主啊,我试了鸡精,但总是没力。主啊,我现在更睡不好了,你说在人不能,在神凡事都能,但我还是没睡好。我每次都以为我可以胜过,因你也说恩典够用,但我里头充满放弃化疗的念头。我无法承受这种折磨,求你使我从苦境中转回。」

神真的听见了我的哀求,神用众人的祷告使我有力量可以走下一步。在某日早晨,当我和先生结束晨祷后,他随口说:「下午陪你看诊时,要记得买卫生纸回来,因为卫生纸快用完了。」这不是我们的祷告,但是那天有位姊妹来探访时,竟然带了两大串卫生纸,她说自己觉得很好笑,因为家里买多了,心想反正大家都会用到,所以就拿来了。

但我们说,这正是我们要的,还计画下午去买。我们没有为此祷告,也没有向她们说,但卫生纸竟然在说了那句话之后,大约廿分钟后就送达,比网购还要快。

上帝竟用这幺细微的事情对我说:「我在你身边,虽然你没看见,但我随时与你同在,我连这幺小的事情也看顾。」我当年必须走过令人害怕的墓地,那时有父亲陪着我,我就不怕了。如今神没有取消我的化疗之路,但天父的同行平静了我的心。

是的,神知道我的病情及化疗的痛苦,祂以祂的同在,显明祂的细微看护。这条路虽然安静,但祂没有撇弃我;祂并不喧哗,却让我看见祂的作为,静静的作为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