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杨艾俐(汕头大学传播学院教授)

上午十一点半,星期日举行的教堂礼拜应该接近尾声,大部分人也已感觉温暖且充实,其中包括教堂副牧师的三代八人,最小的孙子才18个月大。

但是一位穿着黑背心,全副武装的廿六岁男子,拿着AR-15步枪,一阵扫射下,五十多位正在享受主爱的信徒,不到一分钟,造成廿六位死亡,廿多位受伤。剎那间,圣殿已成杀戮战场,少有人能倖免。

上帝为何容许惨案发生?
这是十一月5日星期日,发生在德州萨瑟兰泉第一浸信会的严重枪击案,这个兇案和历史枪案有所不同,是发生在教会里。之前,在美国不敢想像有人会冲进教会射杀。

美国信仰自由,人人尊重宗教场所,教会也是一个人赎罪的最后一线,所以任何人进教会,都会被诚心以待,也最不容易设防。今后教会是否还会如此呢?是否会有人认为教会是危险场所,而不愿意去呢?

这次的枪击案,也集合了所谓最多的戏剧因素,主任牧师和师母因公外出到佛罗里达,但是十四岁的女儿留在教会却丧命。副牧师霍康比一家,包括自己、妻子、儿子、孙子共八人遇难,几近灭门。

一位勇敢保护四位子女的母亲自己牺牲,救了两位子女,父亲因为前日上晚班想要补眠,未去教会而逃过一劫,但是已家破人亡,必须独自把其他两个孩子带大。另一对夫妻刚从宾州搬到德州,第一次去这间教会也丧命。

每个人会问,到底谁能逃过劫难?是取决于命运吗?命运由谁决定;生者固然侥倖,但是真的是幸运吗?对非基督徒来说,他们会问:枪击发生时,神在哪里?神为何容许这样的事发生?祂真的爱祂的信徒吗?神真能保护祂的信徒不受伤害吗?

做为基督徒,做为资深专栏作家,我尝试在这篇文章里,解答一些非基督徒或初信基督徒的疑问。

基督教的核心在「信」
宗教是联繫人与超自然神明或超验主义的文化体系,给予信徒规範或力量的终极性或超验性生命体验。

基督教的中心信仰,是有位创造主上帝,派遣独生子耶稣来到世间,赐给信徒圣灵,让信祂的人得永生。基督教和儒家不同的是,儒家不谈生死,不谈鬼神;基督教谈人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追求终极关怀。

基督教的核心在「信」,而信就是相信不可见的事。如果眼见才信,就不必叫做「信」了,所以要证实上帝存在才能信的人,就很难信。就如你看不见风,却知道它存在,基督徒亦如此,看不到神,但是仍然坚持有神。

与世间不同的价值观
基督徒认为,上帝对个人有一个计划或布局。也因此,对于生死的看法也与世人不同。只要信靠三位一体(圣父、圣灵、圣子)的神,信靠耶稣为人死里复活,使罪得赦免,就能得救,可以得永生、进天堂。

因此,萨瑟兰泉第一浸信会的师母,在第一时间强抑住哀戚,对新闻界说,相信自己的女儿已经在天堂;而且在女儿过世以前,围绕在她身边的都是爱她的人。

信仰不同,也会延伸出不同的价值观。基督教也如其他宗教,与世界价值观不同,例如基督教强调有八种福气,这些福气与世间所谓的福气不同,列举三样福气如下:
1.「虚心的人有福了,因为天国是他们的。」但是世界教我们要有信心,争取自己应有的。
2.「哀恸的人有福了,因为他们必得安慰。」但是世界强调,每个人都要追求快乐,甚至美国宪法都把追求幸福列为天赋人权。
3.「温柔的人有福了,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。」但很多人却要我们兇悍,先下手为强。

人渺小 难臆测神心思
德州萨瑟兰泉第一浸信会每星期都把崇拜影片放到youtube,以供不能去教会的信徒在家观赏,最新的一集是十月29日日,牧师讲道题目是「你需要上帝」,讲台前摆了一辆重型机车做为道具,里面的会众有中年人、少年人,结束时大家握手拍背,但是一切似乎在那场枪击案中幻灭了。

再看影片,有着超现实的惊悚,也有着超现实的荒谬;但是宗教就是超越现实,从理性不能完全解释。

记得廿多年前,绑架白冰冰女儿白晓燕的罪犯陈进兴,曾经性侵19位女性,杀死4位人士,但是进入监狱里,他真心悔改,信了基督教,带领很多同监狱的人信主。陈进兴在执行枪决前的最后一刻,仍在读圣经:「耶和华是我的亮光,是我的拯救,我还怕谁呢?耶和华是我性命的保障,我还惧谁呢?」

当时笔者还是新的基督徒,问资深基督徒,甚至问牧师,到底陈进兴会不会进天堂?如果他能进天堂,那些被他杀害的人还不是基督徒,就得下地狱,这不是太不公平了吗?

但他们都不能解答,纷纷以「要看上帝旨意」回答,我觉得他们都在逃避问题。

但是这些年来经历多了,灾难也看多了,的确,我们有太多事都要仰赖神,如人为什幺要受苦,都没有答案。神为何让这些事发生?基督教认为人渺小,所知有限,有天我们到了神那里,就会知道。

至于谁可以进天堂?谁会进地狱?更是我们凡人不该猜测的,因为主权在神。但是基督徒认为神有多种特质,包括公义、慈爱、包容、接纳,祂对没有机会听祂福音就过世的人,有着恩慈,所以也不宜臆测神的旨意。

考验试炼接连而来
在圣经里,甚至有很多不公平的例子,例如雅各和约翰两兄弟,他们都是基督所珍爱的十二门徒,但是雅各在基督被钉十字架、复活升天后不久就殉道,他的弟弟约翰却活到九十五岁,还到欧洲及亚洲各地建立教会,更留下新约宝典启示录。这对兄弟命运迥异,我们能说什幺?

也因此,耶稣要求祂的信徒,只管追求祂的道路。在约翰福音里,基督锺爱的门徒彼得,在耶稣复活在人间时,一直追问:「这个人会怎幺样?那个人会怎幺样?」耶稣对他说:「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,与你何干?你跟从我吧!」

有时基督徒的类似回答常给人独善其身的印象,其实就是因为他们都在追求主的道路,不愿意妄自臆测什幺。

信主后不保证无风无雨
讲天上的事,讲几天几夜都讲不完,还是来讲讲地上的事。很多人会问:「是不是信主以后,都会一帆风顺,再无风雨也再无忧?」但是以我自己及很多相识的基督徒来看,却是刚好相反,考验与试炼是一个个接着来,有的人因此离开神,但大多数人的信仰却更加坚实。

基督徒了解,到后来人都不可靠,制度不可靠,领导人不可靠,只有靠神。一首基督教圣歌里充分描述这种情况:「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,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;神未曾应许常晴无雨,常乐无痛苦,常安无虞。神却曾应许生活有力,行路有光亮,作工得息,试炼得恩助,危难有赖,无限的体谅,不死的爱。」

只有靠神才能原谅
美国以基督教立国,基督教是社会稳定的力量。每当有大规模枪击事件,例如维吉尼亚理工大学,科罗拉多州科伦拜高中,及康乃迪克州的桑迪‧胡克小学发生的枪击案,都有受害者家人出来说,相信他们的亲属已经去了更好的地方,也原谅了兇手。

「原谅」是神的命令。圣经里说,「你们不要论断人,就不被论断。」「你们不要定人的罪,就不被定罪。」「你们要饶恕人,就必蒙饶恕。」不单要原谅,还要原谅七十个七次,就是490次,旁人很难做到,只有靠神才能原谅。

近代最着名原谅的例子,是荷兰女传教士彭柯丽。二次大战时,她因为援助犹太人,被逮捕进入集中营,受尽凌虐,侥倖逃生,家人都死在集中营。战后她巡迴各地,宣扬恕道。

有次在德国,她讲完道后,一位男士上前来说:「我就是当年凌虐妳的人,妳可以原谅我吗?」彭柯丽看着他说:「我不能原谅你,但是藉着神,我愿意原谅你。」

信仰观影响新闻伦理
因为这样的信仰观,美国媒体也承袭传统,在大规模灾难中,尊重警方、尊重受害者及家人。例如2012年十二月14日,在康乃迪克州的桑迪‧胡克小学发生的枪击案,当中廿八人(包括廿名儿童)死亡,CNN及三家全国电视网,都没有照出任何教室的血腥画面,也没有惊心动魄的3D模拟;是否公布儿童姓名,更是尊重家属意愿。因此完整死伤名单在两天后才公布,受害儿童父母则推出两位代表发言,媒体让其他父母安静疗伤,免受二次伤害。

又如这次教堂枪击事件,主流媒体的报导都非常自制。警方要通知到所有受害者最亲近的人,因此花了两天,才公布所有的受害者名单。新闻界也没有事先洩漏名单,没有擅自冲进医院访问医生、病人。

美国虽然保障新闻自由,但社会上有很多监督新闻界、电视及网路的宗教及公益团体,主流媒体也有新闻伦理守则,不以羶色腥新闻为号召。

除了伦理守则外,记者的训练和经验也极为重要。这些记者都是资深记者,知道轻重缓急,清楚什幺样的报导在此时可以抚慰人心。这既显示了他们敬业,也显示了他们的功力,更团结了社会及国家。

很可惜的是,从这次德州教会枪击事件后,未来很多教会可能也要开始设防,不再无条件拥抱任何人了,会设立安全人员,基督徒也有自卫的权利。

如果明知道有危险,而漠视这种危险,就如听到海啸警报而不逃,奢言神会保佑,那是在测试神,不是神所喜爱的。况且自由需要付出代价,美国第三任总统汤玛斯‧杰弗逊说,自由的代价是永恆的警戒,没有警戒,小确幸会变成大灾难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