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姚拓生(上篇):前培养无数学友成才‧姚拓寿宴或变悼念会大马文坛名宿姚拓的一生,与《学生週报》(后改名为《学报》)、《蕉风》紧紧相连。1957年,姚拓偕妻子甘美华和襁褓中仅8个月大的女儿姚虂,带了全副家当大大小小共34件行李,在香港登上船,挥别了岳家、好友,南来大马落脚。这一住,就是一生一世,他把所有精力都奉献给大马文教事业。《学生週报》和《蕉风》这两大文化摇篮也为大马文坛培养了无数写作人……50至80年代,许多受华文教育的中学生都受过《学生週报》的滋养熏陶,有者甚至从读者变成作者,或是报导校园活动资讯的地方性通讯员,也都成了“学友会”的会员,和姚拓结下了半世纪亦师亦友之缘。儘管这些年来各人为前途各奔东西,但大家对姚老的情谊,迄今未变。从2006年开始,学友们每年年尾的“重头戏”,就是为姚老举办生日宴,让姚先生见见老朋友,大家欢欢喜喜叙叙旧,回忆当年情。今年,学友们也不例外的準备为姚老筹办他的88岁大寿生日宴之际,却传来姚老离世的消息,而这个没有了主角的生日宴,是否还会改为学友叙旧会继续办下去,尚是未知数……创刊于1956年的《学生週报》,至1984年停刊,28年来一直是国内热爱文学的文艺青年们的读物。里头刊载着学生们喜爱的文艺作品,包括小说、散文、新诗、电影介绍及影评、励志的大孩子信箱、由“鲁阎王”为初学写作者一一指出文中弊病的投稿园地、初级教育文凭考试指导,还有幽默园地“快活谷”等等,都如甘露般熏陶滋养了学子心灵。结识逾50年头《学生週报》还在吉隆坡、马六甲、槟城、怡保、太平及江沙等地设立了“学生週报学友会”,为学生提供一个健康活动的场所,有学术组、美术组、乒乓组、歌咏组及舞蹈组等,每年还举办小型的野餐会和大型的生活营,把各地的学友聚集在一起,联络情谊,还提供演讲、辩论、面的训练,为国家栽培了不少人才,如国会议员、医生、律师、作家和各领域的专业人士。吴俊桦、杨国泰、何伟之及韩雷畴,是其中4位当年参与过生活营的学友。他们在少年时期即结识了姚拓先生。细数之下,已超过50个年头。回想当年加入学友会时,也还是十来岁的小伙子,如今大家聚在一起时,却已是白了头的乐龄人士了。席上人都习惯以“姚先生”称呼姚老,听他们你一句,我一句地细说着姚老的生活事迹,彷彿姚老从未离开,姚拓依然是他们心目中最钦佩的老师、最敬重的大哥哥!2006年开始,大伙儿在每年12月28日为姚老举办生日宴会,他们自动自发地号召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友,在这特别的一天为姚老祝寿,一叙别情。与学友情谊深厚何伟之是第一届生活营的营员,好比众人的“老大哥”。他说,第一次为姚老办生日宴,姚太太刚去世不久,妻子的离世对姚老是不小的打击,为替姚老排遣心情,众学友建议为姚老庆祝生日,并年年陪伴他过生日。他们获得姚老家人同意后,就开始着手进行筹办,3年来在每年的12月28日为他们敬爱的姚老庆生。每年12月28日,约有上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友都会不辞劳苦,风雨无阻的聚合一起为姚老庆生,有一年,南马大水灾,住在柔佛及新加坡的学友不惜涉水而来,足见学友们和姚老的情谊有多深厚。何伟之说,学友们志在与姚老庆生,因此若姚老的健康情况许可,他们都会在餐馆设宴。而其中一年姚老的身体较差,为免姚老舟车劳顿,学友们改将庆生地点迁至姚老家,在姚老家中唱生日歌切蛋糕聊聊天,这些也都成了姚老及学友们彼此之间最美好的回忆。吴俊桦笑称,这是所有学友每一年的特别节目。生日年年办,今年也不例外,杨国泰在几週前即已与多名学友準备筹办姚老的生日宴,一切仍未定案,却传来姚老离世的消息,筹备工作也曳然而止。等见老朋友不睡午觉姚老在学友为他筹办生日宴会当天,都会表现得非常兴奋,满脸都是笑容,可见他多幺重视这群老朋友!吴俊桦回忆说,有一年学友们为姚拓庆祝生日,姚老的孙媳妇在席上对他说,姚老为了这个生日宴会,连午睡时间也牺牲了。原来,姚老平日有午睡的习惯,但在得知学友们当天为他庆祝生日后,他可是乐上一整天,连午觉也睡不着,就盼着晚上生日宴的来临能与老朋友们会面聚谈。不过,如今姚老已离世,他们仍未决定该如何度过首个没有姚老的12月28日,考虑可能改为悼念姚老的纪念日,以让各地学友可以聚首重温昔日少年情。韩雷畴说,他们会尊重姚老的家人,询问其儿女的意见后才决定。代庆生不含利益关係姚老的生日宴会每年都是由和他相识50余年的学友兼老友筹办,彼此之间没有複杂或利益的关係,只是单纯地想为姚老庆生,这也是每年生日宴会的珍贵之处。这批学友都比姚老年轻至少20余岁,在他们眼中,姚老就好比大哥哥,在他的照顾及关怀下,学友们逐渐成长;在他的鼓励下,也有不少学友在文坛上发光发热。何伟之说,随着岁月逝去,姚老与学友也一年一年地老去,他们之间也似乎在比赛,看谁老得最快!才华横溢备受尊崇年轻时代的吴、杨、何、韩,无不对姚老的才华大为崇拜,4人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,视他为尊敬的长者。在那个年代里生活物资比较匮乏,学校活动很少,资讯并不如现在发达,年轻小伙子的活动也不多,因此“学生週报学友会”就是他们发挥所长的平台了。姚拓又是早期的文化人,所编辑的刊物内容适合于青少年阅读,他既能写文章,又精通书法,更活跃于话剧界,是剧艺研究会创办人之一,写过好些剧本。韩雷畴笑说,当时大家都是十余岁的少年,没甚幺娱乐活动,受中文教育的少年们就比较热衷于写作,心中也各有偶像。“这些大哥哥们就是我们的偶像了,我们都很尊敬他们。”每2年金马仑办团聚会《学生週报》的学友除了每年为姚拓先生庆生的团聚,近年每两年也在金马仑高原办团聚会,也同样邀请姚老出席,令聚会更具意义。何伟之说,《学生週报》首次举办生活营的地点就在金马仑,因此他们目前每隔两年,就会在高原上办联谊会。“每次联谊会都会出本特刊,我们今年要求姚老为特刊写篇文章,姚老却误以为我们要他写书法。”结果在抵达姚老住家準备取文章时,却见姚老指着一旁叠放整齐的墨宝;他们也欣然接受,并将墨宝分发给学友们。“不过,后来我们发现墨宝都没有下款,就再次回到姚老家中要求署款。由于当时姚老身体已很弱了,因此我征得他的同意,由我替代盖上印章。”不过,姚老还是坚持慢慢地站起来,一一为墨宝盖下印章,还一一写下学友们的名字,一口气写了20余张。韩雷畴称,当下他十分感动,姚老的诚意就融在一笔一划之中。“那是令人十分感动的举动,其实他(指姚老)大可不必这幺做,那是他待人诚恳的一面。”何伟之:待人坦诚亲切随和在何伟之的眼里,姚老待人坦诚,随和亲切,这也是他深受年轻一辈欢迎的原因。当年姚老负责《学生週报》和《蕉风》编务时,许多学友们已成长,有者已到了出国深造的年纪,而姚老依然关心他们。何伟之最难忘姚老以一口河南腔的口音说:“你的文章写得很好啊!要多写啊!”,勉励学生出国深造后,也不忘多写文章。姚拓一生培养许多人才,也以诚恳的态度赢得人心。杨国泰:文章生动引人共鸣“他是一个好人,我永远会将姚老放在我的心中,回忆那段与他共度的日子,我会想念他。”杨国泰感慨说,姚先生写的文章生动有趣,能引起读者共鸣,是年轻一辈的榜样。“我无法形容姚先生的好,他默默地为本地文坛付出,从不是爱出风头的人,他的好我全都记在心中,真的无法以言语形容。”姚老的离去,感伤情绪固然缠绕在学友们心头中,毕竟他们失去的,是一个结交了长达半个世纪的老朋友。吴俊桦感慨指出,人生总有别离,这是自然不过的定律,大家也惟有坦然接受事实。“不过,姚先生已离我们而去,但在心中,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!”你知道吗?姚拓姚拓原名姚天平,又名姚匡,另署姚拓、张兆、鲁庄、鲁文等,是马华着名作家、编辑以及出版人。1922年出生于中国河南,1957年来马。在友联出版社出版《学生週报》、《蕉风》、《少年乐园》等刊物,并编辑华文教科书,后成立集珍庄画廊。/副刊‧报导:叶珮盈‧2009.10.14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