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妈妈的过敏原:《人际过敏症》

  原本是亲近的朋友,但因为一些细故,忽然之间不愿意再往来。结婚多年的妻子,有天醒来再也不愿忍受跟丈夫一起生活。公司同事的某种讲话方式与笑声,渐渐变成了你日夜厌恶的根源。

  如果我们是社会动物,怎幺会产生对人际关係的过敏症呢?当对方「这次」好像也没有特别做错什幺事情的时候,为什幺我们心中会涌现出「我受够了」的吶喊?

  着有《依恋障碍》的日本精神科医师冈田尊司,在《依恋障碍》之后有一本更新的作品,称为《人际过敏症》。原名其实更直接一些,就称为「对人类过敏(人间アレルギー)」。

  有些人对花生过敏,如果不慎摄食之后可能会死掉。但让人死掉的严格来说不是外物花生,而是自己体内的免疫系统。免疫系统过度执行自己「排除异己」的工作,才导致人类死亡。冈田的这个比喻其实是很好懂,也很贴切的。让你产生宛如过敏发作般痛苦的其实也不是外界的他人,而是自己不想受伤害的心理机制。

  在《人际过敏症》之中有一段很有趣的论述,提到亲生母亲虐待孩童其实比较容易发生在三四岁以后,因为在那之前,孩童是没有什幺自我意志的。按照精神分析传统的说法,女性透过生育子女,可以得到一个重新建立自我的机会,简单说就是重新抚育自己,并在子女身上塑造自己更好的版本。但事实上,想在子女身上找到自己,却常常事与愿违。孩子长得越大,就越像是独立的「别人」──而且你还可能不喜欢这个别人。因此孩童自我意志浮现的年纪,就是亲生母亲开始对他/她产生人际过敏的年纪。

  如果认同了这个孩子的自我意志,彷彿就等于否定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的价值。冈田这样分析某些母亲精神或肉体虐待子女的原因。但子女理论上是爱着父母的,父母理论上也是爱着子女的,在这个明显的大前提之下,为何还是会产生「讨厌这个人」的想法?冈田认为,这是对于自我的过度意识,把任何有机会威胁「自我」的人,都当成了敌方。

  蜜蜂螫了你一次,你感觉到红肿痒痛,但不会死掉。体内抵抗蜜蜂螫咬的系统开始布局,保护你不会更受伤害,这是好的免疫反应;但若是非常不幸在短时间内,又被蜜蜂螫,刚布署起来的免疫系统,反而会因为过度反应而杀了你。

  对方究竟是敌是友?对于某些人来说,是个人际关係上的大问题。妻子理论上是爱你的,但有时候她讲了某些伤人的话,看起来好像敌人。同事理论上是关心你的,但有时候他的所作所为,看起来就像是要扯你后腿。孩子理论上是你永远的家人,但有时候你看到她就觉得像是被整个人生用力嘲笑。父母理论上是你一生的支柱,但有时候他们说的一字一句都是你今生最大的梦魇。

  你的细微不适感觉被放大了,任何风吹草动,都让你深受干扰,最后你只能除之而后快,离婚、辞职、绝交、放弃育儿、与父母断绝往来。你的感觉没有对错可言,但你的感觉导致的后果并不太好。这果真是你要的人生吗?

  而对于人际过敏症,也就是对方客观上造成的伤害不大,甚至没有对你做什幺,但你的反应非常大,大到影响自己生活,大到破坏人际关係,大到你必须去找心理医生倾诉──冈田认为最好的作法其实就是「逐渐减敏」。有时候过敏的你需要休息了,暂时不跟引发过敏的人接触,是个作法。但如果要顺利生活,迟早还是得少次少次的暴露在过敏原之中,然后慢慢了解到,真的不是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在针对你,这种可能性太小了,小到不可能发生。

  你必须慢慢相信人的善意,并且去看那些你与过敏原相同的部份──人跟人之间,除了迥异不相容的部份外,相同共享的价值还是很多的。《人际过敏症》这本书,某程度上来说可以视为《依恋障碍》的下一集,因为无法真心感觉到安全而且被爱,所以总是战战兢兢,变得对人过敏。人际过敏症成了依恋障碍者自我实现的预言,担心别人处处针对自己,结果真的失去了重要的人际关係。

  这并不是简单的事情,也不是告诉自己「别想太多」就能解决的状况。必须相信世界上比起邪恶险峻的事情,存在更多良善互惠的人际关係。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,还是在自己身上。试着去沟通,表达自己的想法,也在心里清出一些空间,容纳他人的存在吧。

书名:《人际过敏症:曾经良好的关係,为什幺突然改变?》 人间アレルギー なぜ「あの人」を嫌いになるのか

作者: 冈田尊司

出版社:时报

[TAAZE] [博客来]

相关推荐